当前位置:主页> 业界人物>

曝!贾跃亭起诉恒大内幕:8亿美元耗尽陷困境

时间: 2018年10月08日 来源: 新浪汽车/第一电动 关键词: 贾跃亭

核心提示:恒大健康10月7日晚18时02分发布公告称,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Faraday Future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

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在2017年底获得恒大健康的注资后,免于了破产的灾难,但现在这笔8亿美元资金已经在今年7月份用尽。同时,FF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向香港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

恒大健康10月7日晚18时02分发布公告称,恒大子公司时颖于2017年11月30日与Faraday Future原股东(FF Top Holding Ltd。实际控制人为贾跃亭)签订合并与认购协议。恒大在三年内投资20亿美元,占合资公司45%股份,按照协议约定在2018年底前支付8亿美元、2019年支付6亿美元、2020年支付6亿美元。恒大在2018年5月25日已提前支付完毕2018年底前应支付的8亿美元。

贾跃亭与许家印

2018年7月,原股东提出恒大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要求恒大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恒大为了最大限度支持合资公司的发展,与贾跃亭签订了补充协议,同意在满足支付条件的情况下,可提前支付7亿美元。

恒大健康称,原股东利用其在合资公司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合资公司,在没达到合约付款条件下,就要求恒大提前支付7亿美元,并以此为借口于2018年10月3日在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

可以看到,贾跃亭起诉恒大健康的主因在于要求恒大健康提前支付7亿美元。这一背后凸显了FF的财务困境。

拖欠供应商费用 考虑裁员

据接近FF的前员工以及消息人士称,FF在花尽恒大的8亿美元后,已经陷入困境。该公司拖欠了部分供应商和经销商的费用,同时在考虑裁员。

对此,FF尚未对求证发出置评。

这次的资金危机正值FF处于关键时机。2018年以来,FF一直在建设加利福尼亚州的汉福德工厂,计划在年底量产其首款超豪华纯电动SUV车型FF91。

7月30日,法拉第未来称,首台白车身抵达了该公司位于汉福德的工厂,至此FF 91的整车组装工作正式启动。8月底,法拉第未来宣布首款量产车型FF 91的首台预量产车下线。法拉第未来内部邮件表示,该公司工程师完成了这台具备完整功能的FF 91预量产车的验证工作。

尽管一切看起来相当顺利,但也充满了困难。据消息人士透露,9月底,汉福德工厂发生了一场火灾。

这起火灾发生在该公司为员工以及员工家庭在“未来日”(Futurist Day)活动上展示FF91车型几小时后。消息人士称,火灾事故造成的全面破坏程度尚不清楚,因为公司已要求员工签署与火灾有关的保密协议。但在今年晚些时候计划投产之前,这被视为一个重大挫折。

然而,更为紧迫的问题可能是FF已经拖欠一些经销商和供应商数周的付款。一些接近该公司的消息人士称,这些拖欠资金是贾跃亭在7月前用尽第一批8亿美元分期付款直接导致的结果。

根据获得的8月初的一份FF邮件显示,法拉第未来的代表试图将此(拖欠付款)解释为支付过程中的“延迟”。FF不断重复承诺,问题正在检查之中,问题在于等待公司签名,或公司财务部(treasury department)处理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

两名与法拉第紧密合作的前员工表示,FF对欠款的解释与2017年公司几乎因没钱陷入困境时的一样,采用了相同的拖延战术。

一位经销商表示,法拉第未来的一位代表曾建议FF雇佣一家代收代付资金的公司。该经销商不愿意透露真实姓名,担心FF不会支付欠款。

官方文件显示,至少有三家公司已向加州国务卿申请留置权,其中一家公司因出售给Faraday Future的设备而被欠下近40万美元。

一些供应商早在2017年就起诉过FF,要求支付欠款,原告中包括了座椅供应商富卓汽车内饰(Futuris)。当时,该供应商要求法拉第未来支付其1000万美元的逾期付款,其中包括700万美元的货款及300万美元滞纳金(因逾期一个月以上)。

今年2月,法拉第未来在美国加州加迪纳研发总部举办了第一次全球供应商峰会,将近200位来自超过100多家供应商参加。法拉第未来供应链副总裁Pablo Ucar表示:“我们举办这次活动的目标是让供应商重塑对我们量产计划和资金方面的信心。”

不过,并非所有的供应商欠款都已偿还。今年夏天,总部位于内华达州的Astound Group在一项此前未被披露的诉讼中声称,法拉第未来欠下的150万美元可追溯至2016年,其中包括2017年在消费电子展(Consumer Electronics show)上发布FF91的未付发票。

这次贾跃亭再次与恒大撕破脸,可见资金危机已经相当深入。贾跃亭曾口头承诺,FF91要在2018年底实现量产、2019年投入生产10万辆。现在看来危矣。

FF回应恒大:贾跃亭未“操控”董事会 恒大健康想获得FF制权和所有权

10月8日,Faraday Future (FF)发布维护公司正当权益的声明称,在支付了首笔8亿美元之后,2018年7月,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与恒大向媒体以及股东所称不同的是,包括FF全球CEO贾跃亭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对董事会进行“操控”,以达成相应的补充协议。

以下为FF声明全文:

2017年11月,我们欢迎恒大健康成为FF的主要投资方。恒大以20亿美元的交易对价获得FF母公司45%的股权,约定于2018年年初支付8亿美元,并承诺在之后支付剩余12亿美元。自此,FF在创始人及全球CEO贾跃亭先生的带领下,在推动FF 91交付和量产项目上取得了巨大的进展。FF已经跑通了包括供应链在内的所有量产准备。2018年8月28日,FF在汉福德工厂庆祝了首台预量产车的按时顺利下线,并量产在即。

近期,投资方恒大单方面对于与FF母公司早前所签订的投资合约条款出现多条违约,期间经过多次友好交涉和严正敦促,恒大依然在没有合法依据的情况下拒绝履约,尤其是未能按时履行对FF的相关财务承诺。FF正在通过公平、公正、公义的一切必要手段来保护公司、全球近2000名员工和全球预订用户的正当利益,并确保尽快高品质地向全球用户交付FF 91量产车。

2018年1月,FF和投资方就已确认了总体预算。此后,通过月度经营报告向投资人定期同步资金预算执行情况和未来资金计划,而且所有资金支付均在投资人委派的财务人员审核下执行。

在支付了首笔8亿美元之后,2018年7月,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与恒大向媒体以及股东所称不同的是,包括FF全球CEO贾跃亭先生在内的任何人,都没有对董事会进行“操控”,以达成相应的补充协议。

为了实现FF 91在2019年的量产交付,恒大对于在2018年提前支付剩余融资金额的补充协议——包括为何需要这些资金,何时需要这些资金——有着全面和深入的了解。

然而,与报道相左的是,虽然FF和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先生已经如期完成了2018年7月投资方提出签署的三方协议中要求的全部支付条件,除了首笔8亿美元投资之外,恒大未能兑现向FF支付任何额外资金的承诺,反而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在这期间,恒大也阻止FF接受任何来自其他来源的直接融资。

因此,“FF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这是最基本,最常识性的公平问题 —— 恒大不应该一方面拒绝支付资金,另一方面享受补充协议生效后的权益,包括接管FF中国的大部分经营管理权。

在公司成立的四年里,我们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从未放弃,尽管这一路充满荆棘,FF依然坚信最初的愿景和使命,准确预判了未来产业趋势,并打造出了FF 91这一变革性的新物种。FF全体员工会在公司创始人和CEO贾跃亭先生的领导下,不忘初心,继续为打造共享智能出行生态系统,颠覆与变革传统汽车产业的愿景而砥砺前行。与此同时,我们欢迎与FF价值观一致的投资人一起共同实现梦想。

上一篇:对话张海亮:电咖双品牌驱动背后的逻辑
下一篇:方建华:新能源汽车产业“戏码”大增,竞争进入“白热化”阶段
责任编辑:huangsilin

相关新闻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作者可以直接删除恶意评论、广告或违禁词语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