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大手笔的博郡汽车怎么就剩一地鸡毛了?

“实际上,(新能源)企业2019年、2020年进行洗牌,对产业是很好的事情,因为把一些企业洗掉了。所以,市场的空间会腾更多出来。”2019年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说这句话的时候或许他根本没想到被“洗掉”的企业中首先就有博郡汽车。

大手笔的博郡汽车怎么就剩一地鸡毛了?

01 博郡或将放弃造车

6月13日,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官方发布了创始人黄希鸣的公开信,他在信中称,“博郡汽车目前遭遇到严重的经营困境,给员工、股东、供应商、地方政府以及合作伙伴的发展造成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对此表达深深的歉意和自责,同时也决定继续通过主动行为,控制和挽回给各方造成的实际损失和不良影响。”

大手笔的博郡汽车怎么就剩一地鸡毛了?

博郡汽车的“经营困境”是什么?

博郡汽车成立于2016年8月,注册资本1.38亿元,原本也就是参加新势力“百团大战”中的一员,但成立当年就宣布投资100亿,在南京浦口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纯电动整车制造基地,两期项目建成后总产能将达到30万辆。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博郡汽车也因此迅速进入行业视野范围之中,并屡次到地方政府的青睐。

2017年7月,博郡汽车旗下投资公司思迅新能源落户淮安高新区,项目总投资额约50亿元人民币,一期投资约为20亿元,工厂建成之后可年产10万辆新能源汽车。

2018年11月,博郡汽车再次宣布将与上海临港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临港产业区公司签署三方战略合作协议,在临港产业区兴建博郡汽车新生产基地,总投资规模约35亿元。

2019年4月,博郡汽车又协议出资20.34亿与天津一汽夏利成立合资公司,今年2月份天津一汽夏利企业名称变更为“天津博郡汽车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变更为“HUANG XIMING”(注:黄希鸣为美国籍)。

大手笔的博郡汽车怎么就剩一地鸡毛了?

众所周知,造车所需要的庞大的资金通常都超越了个人的财富能力,因此前期面向资本市场获得一轮一轮的投资是必然选择。但是博郡汽车成立三年多以来,公开获得的融资只有五、六亿。网络爆料去年6月公布的最近的一次25亿融资但是实际上到账的仅有4.2亿,那么这一系列大手笔的买卖是如何实现的?

近日,网络爆出,采购部门的员工,“因为去找张畅(博郡汽车人力资源总监)讨薪而被打”,当地警方已经介入,但尚未公布事件真实情况。实际上,博郡汽车缺钱问题已经成为路人皆知。

早在去年5月份,博郡汽车就因欠薪、不发年终奖而被员工起诉,拖欠薪水员工多达800余人,数百位员工在长达7个月的时间里没有领到工资。

并且,在今年3月份,有媒体曝出,博郡汽车要求员工自缴社保,除了个人缴纳部分需要自掏腰包,公司缴纳部分也要员工自己承担。

此前还被传言,“一汽准备起诉博郡”,主要原因就是去年以20.34亿接盘天津一汽夏利,实际上到现在为止,博郡仅仅支付了1410万。

除此之外,网上公开信息显示,博郡汽车还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数亿,逾期已快达一年。甚至还有网络爆料博郡汽车还欠下高利贷……

黄希鸣在公开信中表示,“博郡汽车决定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以形成成果和产品,积极对外合作,争取创造正向现金流,并力争带领博郡汽车走出困境。”其中,“重新定位公司的商业模式”,也被业内人士解读为“ 从OEM做回供应商” 。这也就意味着经历融资遇阻后,博郡汽车正式放弃造车。

02 黄希鸣早有准备金蝉脱壳

在6月13日黄希鸣的公开信中,令人感到诧异的是前后完全没有提及“天津一汽夏利”的善后事情。似乎之前签的一纸协议就当是废纸一样,接盘侠自身难保了。

就在黄希鸣发出公开信的三天前,博郡汽车内部正在“密谋”一条“自救”之路。

6月10日,博郡召开了总监级以上内部会议,黄希鸣、副总裁李瑛、CFO易晓川、人力资源总监张畅等高管参加。其中,黄希鸣在公司会议上表示“博郡不会再继续往下走了”,并且表示“将成立新的公司脱胎换骨”。由人力资源总监张畅牵头成立新公司,“为了留住老公司最重要的无形资产(人、数据/知识产权、供应链),新公司会以低价收购的方式买入老公司资产。老公司有资金进来后会优先偿还员工工资欠款。”此外,还决定黄希鸣将不再担任南京博郡CEO、董事长职位。

大手笔的博郡汽车怎么就剩一地鸡毛了?

这一连串的神操作,夏然就是一出活脱脱的“金蝉脱壳”。注册新公司的目的是为了转移无形资产,方便其日后开展其他的相关联业务。黄希鸣辞去南京博郡的相关职务,实际上又是撇清关系。并且不得不说的是,黄希鸣是美国国籍,因此博郡一旦申请破产,他们换壳的新公司可以毫无牵连。

“密谋”会议的次日, CFO易小川和人事总监张畅均表示已从博郡汽车离职。现在看来,这些高管的离职实际上也就是他们进行转移的“自救之路”。

03 神秘人黄希鸣的膨胀私欲

企业的作为往往和其创始人的性格有极大的关联。

作为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和蔚来、小鹏、威马、理想等这些差的还不只是起跑时间晚了一点。作为创始人,美国籍的黄希鸣此前的公开信息并不多,一直略有神秘色彩。时至今日,百科词条对其介绍也仅有一句话“毕业于美国佛吉尼亚理工大学的黄希鸣曾获得航空航天专业博士学位,之后长期任职于美国福特汽车公司,专注于整车性能开发。”

 “美国籍”、“博士”、“长期任职福特”、“专注于整车性能开发”……这些词汇作为一个企业家给我们的印象就变成了业界备受追捧的“技术狂人”。但对于黄希鸣此前在福特的所任职务却从未提及。

但是我们通过博郡汽车内部员工的透露,在高管会议上,黄希鸣时常会对博郡CTO、美国中心总裁Jerry Lavine进行侮辱性的表达。是因为Jerry Lavine的工作很令黄希鸣不满意?实际上是因为Jerry Lavine此前是福特F-150项目总工、麦格纳执行副总,而黄希鸣在福特只是一个普通的工程师。这个小细节,也被视为黄希鸣内心是极其享受 “咸鱼翻身”的快感。

此外,在博郡汽车内部从人事到管理也是令人瞠目结舌。

黄希鸣的妻子、孩子均在博郡汽车美国分公司挂职按月领取薪水,其中,博郡每个月固定划拨的专利租用费用中,部分专利持有者是黄希鸣的妻子。黄希鸣的外甥女入职博郡三年,工资从1万多涨到4万多,之后涨到7万多。此外,前员工透露,某神秘老人一年从博郡领走60余万管理咨询费,实际上却似乎什么也没干。黄希鸣曾经的某任助理,2018年11月从博郡离职,成了那一年全公司唯一拿到年终奖的人,还是明显违规的操作。

除此之外,位于南京浦口区,博郡试制车间超过1亿元的建设项目,被黄希鸣的同学拿下。

黄希鸣的亲属任职的汽车管理咨询公司,从博郡汽车获得两三百万的费用。甚至是供应商要谈的项目,都不允许和COO、采购总监等等高管谈,均是和黄希鸣本人谈。也就是说,几乎所有和钱有关的事务,都由他决策。

如此混乱的内部管理,也早让博郡汽车员工“怀恨在心”。据小道消息,在博郡汽车收购夏利签约的前一天,一汽内部曾收到警示短信,被告知博郡根本无力接盘。而发出短信的,是五位曾在博郡核心职位任职的前员工。可惜的是,这笔交易最终还是正常进行了,但是时至今日已经落得双方均尴尬的境地。

在博郡汽车员工来看,黄希鸣给人的印象是一个“私欲极度膨胀”的人,同时为人态度也比较“高傲”。自今年年初博郡拖欠员工工资以来,黄希鸣都没有说过一句“安慰员工的话”。

大手笔的博郡汽车怎么就剩一地鸡毛了?

黄希鸣说的没错,2019年、2020年新能源行业都在进行洗牌,但是他没有料到的是“新冠疫情”让这种洗牌的进程更快,当然他更加没想到的是博郡汽车成了最早倒下的新势力之一。

而至于屡次卖身未遂的天津一汽夏利,这一次更像是被忽悠了一样,原本一汽集团是基于甩掉包袱,没想到接盘侠黄希鸣却早已自身难保。

上一篇:小鹏汽车肇庆工厂首次曝光!除了买水泥花了1个亿何小鹏还透露了什么?
下一篇:宝马i8为什么要停产?并非宝马混动技术的落幕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作者可以直接删除恶意评论、广告或违禁词语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