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业界人物>

听陈清泰讲汽车(上):新能源车兴起,政府得是第一推动力

上周《财经》杂志专访了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陈清泰,两个小时里深聊了电动车路线如何出炉、汽车产业政策、贸易战下中国汽车前路、新造车势力等热点话题。

听陈清泰讲汽车(上):新能源车兴起,政府得是第一推动力

文/《财经》记者   王斌斌  李皙寅  陈亮  编辑/施智梁

无论是全球还是中国,汽车产业正处于关键时刻,车市不再增长,需求进入寒冬,技术革命也在倒逼这个百年行业。作为世界第一的汽车产销大国,中国也在2018 年经历产业震荡,全年汽车销量2808.1万辆,同比下降2.8%;但相对而言, 新能源汽车在2018 年销售125.6万辆,是为数不多保持增长的领域。

在2019 年1月举行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2019)上,理事长陈清泰将电动汽车称为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标志性、引领性产品。它是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的基本单元,是把绿色能源、智能电网、新一代移动通讯、共享出行连接在一起的节点,从而推动能源革命、信息革命、交通革命和消费革命,重塑未来的愿景。

陈清泰曾担任第二汽车制造厂总厂厂长、国家经贸委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书记,深度参与中国汽车产业的实践操作和宏观政策制定。1月15日下午,陈清泰接受了《财经》记者的专访。在两个多小时的访谈中,陈清泰阐述了政府为何必须成为新能源汽车发展的第一推动力,并且进一步厘清中国选择“ 纯电路线”的前因后果,他坦言,这个抉择冒了很大的风险。

但政策需要不断调整,在补贴推动产业走出第一步后,政府不应继续干预技术路线的选择,让多种技术路径相互竞争。新能源汽车产业将经历阵痛,迈入大浪淘沙的时代,最终会有强者脱颖而出。

同时,为了在变革时代更好活下去,车企开始逐渐联盟,通过共享平台与供应链来保证品质,降低成本。在中国,则需要政府创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助力企业能主动选择去联盟、并购与退出。

新能源汽车的正外部性,要求政府成为第一推动力

听陈清泰讲汽车(上):新能源车兴起,政府得是第一推动力

《财经》:2018年的中国汽车业,经历了股比放开、关税调整、准入门槛变化、补贴退坡、双积分正式实施等等一系列事件,是不是可以认为,汽车产业一直处于改革与开放的最前沿?

陈清泰:1992年底,干了二十多年汽车的我,离开汽车厂前往国务院经济贸易办公室。待我离开经贸委,来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恰逢中国申请加入WTO,我开始继续追踪产业及汽车社会的发展建设问题。

对于国家来说,汽车是制造业的领头羊,因为其产业链长,所以发展汽车业会带动包括装备制造业、材料、机械、能源、零部件等产业的全面发展。除了拉动整个工业体系,汽车还涉及国家能源、交通等诸多因素。

因此,在很多国家的经济起飞时刻,汽车业都起着引领作用,无论是英美德日还是他国,均高度重视汽车业发展。

《财经》:从历史进程来看,汽车业正面临巨变,行业发展的内在需求已在孕育当中,但爆发点在哪?

陈清泰:自1886年汽车诞生后,内燃机就是标志性技术,作为移动动力,被誉为改变世界的机器;经过百余年演进,变得十分精密。

然而,进入新世纪后,两大痛点促使汽车业迎来了全新的革命:一,包括风电、光电、水电可再生能源发展迅速;二,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蓬勃发展。

与二者快速发展相比,汽车就显得是如此落后:既不清洁,有碳排放及污染物排放;也不聪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每年都有大量的人死于汽车导致的交通事故;还会引起交通堵塞,伴随车辆保有量增加,交通效率在降低。此外,交通及城市现代化,开启了智能化改造阶段,特别是气候变暖的巨大压力,催生了如今的汽车革命。

换一个角度来看,汽车革命同时也带来交通、能源、信息化革命,比如5G的第一个大规模使用场景就是智能化汽车,它将改变城市交通结构,给智慧城市打下基础。

再看中国,加入WTO后,国内汽车消费增速极快,但我国政策研究人员的忧虑一直萦绕在心头——未来能源安全问题。伴随汽车保有量增加,我国石油对外依存度迅速提升。美国曾不择手段地获取石油控制权,但中国不能走这样的道路;同时,中国石油进口航线需要经过多个海峡,存在卡脖子的风险。

为此,我就提出十三亿人要圆个人出行机动化之梦,必须要依靠电动化。

2018年,我国石油依存度已高达72%,这比美国历史峰值都高。然而,我国的千人汽车保有量尚在160辆,若要向邻居韩国430辆的体量看齐,能源压力会非常大。

2008年奥运会期间,我们开启了示范性应用。到了2009年推出十城千辆计划。那时中国雾霾极其严重,促使新能源汽车发展走上了快车道。

十年前为应对全球金融危机,国家很快启动了刺激经济发展计划。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召开座谈会,我提出应该乘机培育新的产业直接支柱,推进产业结构升级,就罗列了几个,比如新能源汽车、信息产业等,后来经反复研究确定了七大战略性支柱产业,把它上升到了国家战略。

《财经》:在发展新能源汽车过程中,政府补贴应该起到怎么样的作用,补贴过分可能扭曲市场竞争,不补贴可能就没有动力,补贴的度怎么把握?

陈清泰:产业的技术变革原本是技术进步和市场推进的过程,不需要政府干预,比如数码相机替代彩色胶卷,没有人管,过来了,智能手机替代功能手机,没有人管,也过来了。这些过程很平稳,有些企业,包括一些巨大的企业垮掉了,社会上没有太大震动。

但是汽车动力技术的变革,不仅在中国,政府是第一推动力,在美国和欧洲,国家都是第一推动力。这是因为电动化有很强的正外部性,一个是大量减少碳排放,这是最大的全球最关注的正外部性;对中国来说,能源结构的改变是非常大的正外部性;第三个,就是电动基础之上的信息化、自动化,可以实现与未来是对接。

这些外部性无法转换成企业的直接收益,但社会对此有迫切的需求。因此,政府为获得这些正外部性,成了第一推动力。如果按市场自行发展,可能20年、30年后也会做到,但时间太长了。《巴黎协定》摆在那里,在环境问题上,时间太紧迫了。所以奥巴马上来之后,就首先提出了插电式电动汽车,比中国的战略还早。

也就是说,强正外部性最后迫使政府成为第一推动力,但第一推动力是什么?就是推动一下,能让它启动了,能自己走下去。到了大浪淘沙阶段,就慢慢退出了。所以在后续过程中,非常重要的是,政府不要干预技术路线。(未完待续)

上一篇:陈清泰:203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突破8000万辆
下一篇:没有了
责任编辑:huangsilin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作者可以直接删除恶意评论、广告或违禁词语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