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业界人物>

WICV对话智者,VDA、戴姆勒、百度、特斯拉、比亚迪聊了啥?

10月25日,由北京市人民政府、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联合主办的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对话智者:企业家对话”在北京顺义隆重召开。

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

大会邀请到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办公室总经理Thomas Meurers先生担任对话“第一环节:变革、协同、未来”主持人,戴姆勒大中华区的高级副总裁Hans Georg Engel博士教授,百度副总裁、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特斯拉公司副总裁陶琳,比亚迪产生规划及汽车新技术研究院兼汽车智慧生态研究院院长杨冬生,四位对话嘉宾发表精彩发言。

智能网联汽车,会带来哪些新变化?

Thomas Meurers

Thomas Meurers:现在越来越多的车辆连接在一起,车辆也不再是从A到B运输的工具,而是变成了一种智能载体。这给我们出行的整个生态系统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天 我们就围绕“变革、协同和未来”的主题谈一谈眼前的新机会和新挑战。

杨冬生Hans Georg Engel

Hans Georg Engel:戴姆勒在汽车行业已经有130年的发展历史,我们不仅仅是自动驾驶的发明企业,现在也正在尝试更多的创新,正成为各个领域的先锋。我们关注芯片研发、研究不同语言,让我们的车辆更加智能。

我们是第一家在北京进行智能测试的车企,未来我们的车辆能够在北京的道路上进行智能的驾驶、自动的驾驶。我们有非常广泛的合作机制,作为第一家加入Apollo的项目企业,我们和百度也有很深入的合作,共同来进行智能开发。

杨冬生

杨冬生:比亚迪认为,汽车电动化是上半场,智能网联是未来汽车发展的下半场。智能网联的发展来源于互联网,未来的智能汽车应该是来源于互联网,赋能于互联网,来源于生态、来源于场景,为消费者提供出行方式,应该是车能懂人、车更懂人。

未来智能汽车从功能汽车转变成智能汽车,应该互联网化、云化,它应该是开放的,也应该是共享的。我们用手机在云端控制汽车,轻松与手机实现车辆的远程控制,未来的手机要更多的控制汽车,完成汽车所有的功能。

我们也开放了整车的控制系统,为自动驾驶产业赋能,我们和Apollo合作,提供了自动驾驶的平台,希望能够赋能自动驾驶的平台,让更多人可以低成本的享受这个平台。

李震宇

李震宇:百度作为一个新的智能网联的介入者,第一,我们觉得在智能网联的新时代下,人和车的交互方式会发生新的改变。

像特斯拉类似的车机和人的互动,车机先联上网之后,交互方式会发生改变。比如刷脸、语音、手势交互等,都会比历史上的比重更大一些。之前百度积累的一些技术,比如语音、语义,还有很好的生态服务的内容,比如地图,我们相信在未来的智能网联汽车的时候就会起到更大的作用。

第二,无论是车联网还是自动驾驶,在智能网联新时代,会倒推或者倒逼基础设施相关的升级。随着人在车里的智能方式发生改变,车也越来越智能,它需要和英特网通讯,也需要和道路的基础设施通讯。聪明的车,也需要智能的路,尤其在中国整体结构化方面的优势,智能的路就变得更加可能,这也会促进相关智能网联汽车更进一步快速的发展。

WICV对话智者,VDA、戴姆勒、百度、特斯拉、BYD聊了啥?

第三,整体上来说,随着智能网联时代的到来,也会产生一些新的业态。比如以前无人仓储、无人物流有简单的机器人,未来会有更复杂的机器人。包括基础设施,也会产生不同的Sensor,也会产生不同的公司或者产业的形态,我们觉得这个也会产生一些新的行业、新的业态发生变化。

第四,我们觉得智能网联大有可为,但是需要更加开放,更加包容。

几年前,百度开放了一个Apollo的生态,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非常长,也非常难。很多技术从头做起路径遥遥无期,但是大家一起共建共荣,一些重复做的事情做到最小,大家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我们觉得这个美好的时代就会加速到来。

陶琳

陶琳:特斯拉从诞生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在做创新的汽车,跟原来传统车的理念应该说是完全颠覆式的创新。我们汽车的动力来源是电,但是这绝对不是特斯拉创新的全部,我们创新的最大部分是基于未来的交通工具,它究竟应该给人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一个车怎么样才叫做智能?我认为在车上需要有大屏幕,需要有很多人机交互的设计,需要帮助人在驾驶车的时候更加解放,超脱出非常重复的驾驶技术。

世界智能网联汽车大会现场

特斯拉所有的设计理念,都考虑了将来人对车的需求绝不仅仅是一个交通工具。我们的芯片需要承载全自动驾驶的能力之外,还需要有足够的能量或者足够的冗余来承载人,将来车会成为一个流动的办公室,或者流动的家,一个流动的娱乐或者是社交的空间。

特斯拉自动驾驶的芯片和整个自动驾驶的中央操作系统其实是两个完全独立的系统在同时工作,同时处理相同的内容,这样做的目标会确保车完全的安全性。也就是说,当车发生任何意外的时候,它的自动驾驶系统其实还可以正常工作。

如何应对新变化,把握新未来?

Thomas Meurers

Thomas Meurers:刚才我们谈到的车和人的关系在改变,可能车会更加智能,车还能够理解人、聆听人。我们如何做出一些改变?如何做出一些应对?

李震宇

李震宇:我觉得技术是最主要的驱动力,在技术里面,软件、人工智能,甚至于云端、基础设施起的作用肯定比历史上任何时候都要大很多。

在汽车行业里面,我们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就是安全,这个安全有两个方面的意思:一方面是移动的这个好几吨的物体本来就是很需要安全的,因为在这里交通安全是一个重中之重的事情。另外一方面是信息安全,以前汽车不处于网联时代的时候,相对来看是自己域内的安全。连接上了英特网,连到更多物联网的时候,信息安全防攻击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杨冬生

杨冬生:我认为未来的智能汽车,它是一个超级的移动终端,它代表了交互,代表了互联网;它是一个社交工具,是一个生活工具,而不再是一个简单的代步。

以前买了车,一旦4S店交付给车主,消费可能就结束了。现在智能网联汽车变了,我们作为一个汽车出行服务的提供商,应该更好的注重后市场,注重服务。不是买了车就结束了,而是有一个开始,让它有更多的服务。

我们和戴姆勒马上会发布一款新车型,比亚迪拿出了最好的技术,拿出了比亚迪还没有推向市场的最新的智能网联平台打造这款车,它给人们带来更多的方便和体验。

Hans Georg Engel

Hans Georg Engel:这些新的变化对于戴姆勒来讲也是新的,软件的开发也是非常重要的,现在我们也开始进行软件开发了。作为戴姆勒来讲,最为关键的就是我们必须要了解我们的客户到底想要什么,对于智能网联他想要什么,特别是中国的用户想要什么,中国的用户希望未来的智能网联汽车变成什么样,这样的话,我们才能做适应性和针对性的开发。

陶琳

陶琳:我们上海工厂建设很快,已经进入最后的准备阶段了。未来我们会有更多本土化的研发,要有更多基于本土供应链的开发。包括我们在上海的工厂,其实把车造出来是第一步,接下来要把这些车非常好的交到消费者的手中,并且要提供非常好的汽车的售后服务,这一切都是我们在中国要脚踏实地做的事情。

总的方向就是,将来的智能汽车会非常个性化,每一个车所要承载的功能,以及每一个车上的软件所需要提供的功能都是个性化的。这一切都要求我们要有一个本土化的来了解终端消费者需求的,无论是硬件、软件还是售后服务,所有的团队都要非常本土化的思维模式。

上一篇:刘小诗副秘书长一行前往安通林集团和华安钢宝利调研
下一篇:特斯拉董事会主席:设定大胆的目标 才能推动行业发展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作者可以直接删除恶意评论、广告或违禁词语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