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业界人物>

范泛谈: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申报新规到底伤害了谁?

今年4月23日,财政部等4部门发布《关于完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政补贴政策的通知》(财建【2020】86号),文件中规定“从2020年起,新能源乘用车、商用车企业单次申报清算车辆数量分别达到10000辆、1000辆;补贴政策结束后,对未达到清算车辆数量要求的企业,将安排最终清算。”对于这一申报要求,几乎所有的车企都认为仅适用2020年后新产销的新能源汽车,也认为这是国家对新能源汽车行业开始扶大立强的正确之举。

政策新壶装老酒,将行业打得措手不及

令业界震惊的是,2020年4月30日,财政部等4部委发布《关于开展2016-2019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和2017-2019年度充电基础设施奖励清算申报的通知》(财办建【2020】41号),文件中要求:“申请补助资金的新能源乘用车、商用车企业,申报清算数量应不低于10000辆、1000辆。清算车辆数量不足的企业,达到上述车辆数量要求后,再按要求申请补助资金”。也就是说今年出台的补助资金清算新规,不仅覆盖2020年及以后,而且将2020年以前产销的车辆全涵盖其中了。

这一申报方式的变化,一石击起千层浪,据不完全统计至少对七成以上原产销新能源汽车的企业造成了严重的冲击。这些无论是生产新能源乘用车的,还是商用车的企业,好不容易等到车辆满足补助资金的申报技术要求,如非个人用户购车累计行驶里程达到2万公里以上,车辆一致性排查符合要求等,却因符合申报条件的数量达不到突发新规要求而无法申报,有些企业近两年产销量很少,后期也没有产销计划,就得等最终清算。2017年垫付的补贴,最终清算的时间可能在2023年,企业将代政府垫付补贴长达6年以上,到时企业还在不在,申报补贴的车辆已过5年质保,车辆还在不在,或换了一次电池了,一致性核查能不能过,都不可预期了。行业内这些年因垫付巨额补贴而苦苦挣扎,急需补助资金清算来救命的企业可能只剩下破产和绝望了。所以行业戏称,再过三年,大多企业已被拖破产,或车辆不在了,或一致性核查过不了,政府补助资金也就不用补了,这是政府变相赖补行为。

补助资金问题是影响行业发展的一座大山

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得益于政府强有力的政策支持,其中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政策,对新能源汽车早期示范推广起到了极为重要的推动作用。自从2015年新能源汽车行业全国出现严重的谋补、骗补问题后,为解决这一问题,四部委连续出台一系列措施,包括非个人用户购车需满足累计2万公里累计行驶里程要求和次年清算,对于政府这些政策安排,有利于净化行业发展环境,行业是普遍支持的。

问题就在于,在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上,无论是中央政府的补贴,还是地方政府配套补贴,都是由整车企业先行垫付,也就是整车企业在车辆销售时先扣补贴销售,后期再向政府申请补贴清算。这样,车企产销量越大,垫付补贴就越多,如果清算的时间窗口太少,垫付资金的占用时间就越长,企业资金周转效率就越低,企业的盈利性就越差。北汽新能源一高管在演讲中说到,北汽新能源已垫付补贴高95亿,而新能源汽车产销最大的比亚迪则有百亿以上。2019年比亚迪年销售额1277亿,年净利润仅21亿左右,净利润率不到2%,跟银行1年期存款利率差不多,与其巨额垫资导致自有资金周转率过低是否有关系,不得而知。

大企业和国有企业巨额补贴垫资还有较多的外部融资来源,而中小车企,特别是民营企业的补贴垫资则主要是自己资金和供应商提供的账期。这类企业自有资金有限,供应商账期也有定数,所以当产销量一大,补贴垫付越来越多,而补贴资金又没有得到及时清算就很快面临现金流枯竭,产销难以为继的地步,新能源商用车厂为此表现得最为明显。没有产销量,又不能及时偿付货款,这些新能源车厂自然得不到供应商的持续支持,所以断货、催款就成为供应商与主机厂之间的常态关系,到最后就是诉讼铺天盖地,供应链上好好的伙伴关系,全演变成你死我活的诉讼对立关系。新能源汽车行业出现了没有哪家企业不告人,又没有哪家企业不被人告的荒唐局面,信用体系在行业中已荡然无存,三角债横行,零部件厂家告主机厂违约拖欠,主机说政府欠了主机厂多少补贴都没有清算,源头直指政府,其实就是补贴垫付导致行业现金流枯竭引发的严重问题,因为现金流事关企业生死。

新政策覆盖老情况有损政府公信力

企业发展需要内外环境,其中外部环境主要包括政治的、经济的、人文社会及技术发展环境等四个大的方面,也就是战略分析中的PEST分析。政策环境作为政治环境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企业希望能在相对确定的政策环境中发展,政策如果要调整,有利于行业市场主体的政策出台新政策可以覆盖老情况,比如刑罚处罚由严变宽。而不利于行业市场主体的政策出台则需采取两种策略,一是新政策仅覆盖新情况,老情况还延用老政策;另一种是广泛征询行业意见,甚至公投,取得大多数行业主体认同。今年,补贴资金申报新规显然既不是第一种,也没有执行第二种,而是强推,这对行业企业是一种巨大的伤害,也严重影响了政府公信力。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在中国是最能最快响应政府号召行事的,大企业的反应往往要慢得多,或者唱得调高行动很少。如今受此影响,未来政府再倡导发展哪类新兴产业,还会有相关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等市场主体敢奋不顾身先行先试吗?

行业先驱往往成为先烈,我们要向先驱们致以敬意,正是因为他们的无畏,才为行业后来的发展蹚平了道路。行业上下应多给慰藉,少在伤口上再撒盐,他们即使成为先烈,其灵魂也要得到安宁。

上一篇:张永伟秘书长赴奥动新能源调研
下一篇:小鹏刘明辉:3年内打造国内第一动力系统,吹牛?还是真实力!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作者可以直接删除恶意评论、广告或违禁词语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