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行业杂谈>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新能源电动汽车?

9月初,山东雷丁电动公司下线了两种电动汽车新产品,一款是雷丁D50电动车,与一般低速电动汽车不同的是,D50完全采用汽车生产四大工艺。而E60高速电动汽车的下线,表明雷丁已具备双80标准技术实力。

雷丁D50主要满足三、四线城市和中小城镇人群的出行需求,拥有微型轿车的整车品质,也符合高性能电动汽车的技术要求,2.98万的售价更是体现出亲民属性,是雷丁电动汽车国民战略的重要一环。E60电动汽车造型动感时尚,最高时速为120km/h,最大巡航里程为180km,百公里耗电为11kwh,除了满足三、四线城市的中端,也可以在一、二线城市找到消费者。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新能源电动汽车

产品下线的同时,雷丁电动汽车董事长李国欣提出“国民电动汽车”的战略定位,他表示,所谓国民电动车,不是特斯拉那种高大上的“富豪玩物”,也不是传统车企以拿补贴为目标的“政策产物”,而是真正能够满足普通老百姓基本用车需求的“惠民礼物”。

雷丁新产品上市,又一次引发了有关电动汽车发展战略的讨论。

国务院《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指出:“目前我国汽车产销规模已居世界首位,预计在未来一段时期仍将持续增长,必须抓住机遇、抓紧部署,加快培育和发展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促进汽车产业优化升级,实现由汽车工业大国向汽车工业强国转变。”“加快培育和发展节能汽车与新能源汽车,既是有效缓解能源和环境压力,推动汽车产业可持续发展的紧迫任务,也是加快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和国际竞争优势的战略举措。”这里面强调的是“产业升级”、“汽车强国”,从宏观看是对的,但是没有关注“消费者需求”。

另一方面,当前各地政府及其背后的公交和出租汽车公司是购置新能源汽车的绝对主力,真正的私家车市场没有真正启动,对私人购车而言,“电动车革命”还是口号大于实际。而新能源汽车的真正产业化,关键是私人消费市场的启动。

最近一段时间,政府对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扶持政策开始出现清晰的市场化取向,除对购买新能源的补贴外,新能源汽车免购置税优惠车型目录也已经出台,部门也开始关注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化”问题,但是国内企业提供的往往是售价30多万元的高端产品,即使补贴之后也需要20多万元,多数消费者仍然“高攀不起”。

据调查,有58.8%消费者对纯电动汽车保持观望状态;36.2%消费者有购买意愿;3.8%的消费者认为电动汽车没有传统车 使用方便。在传统能源汽车把持汽车市场一百多年的今天,如何把消费者的消费思想聚焦到新能源汽车身上,把“观望”、“购买意愿”变成“购买行动”,雷丁的 做法值得借鉴,也是助力纯电动汽车市场发展与普及的最关键因素。

今年上半年,北京纯电动汽车销量仅为600多辆,消费者观望犹豫的心态严重。多家销售新能源汽车的4S店人员表示,多重刺激政策可能仍避免不了一些消费者放弃中签资质,因为中签者有相当一部分都是老旧小区居民,没有固定车位也就安不了充电桩,连飞线充电的条件都不具备。

所以,“国民电动车”战略的提出,应该对行业是一个重要的启示:我们发展电动汽车,除了要“汽车强国梦”之外,更重要的满足消费者的需求。马克思认为,从商品到货币的过程是“惊险的一跃”,这个跳跃如果不成功,摔坏的不是商品而是商品所有者。如果国家减少或结束补贴,电动汽车企业能完成这“惊险的一跃”吗?

上一篇:哪些厂商对电动汽车和混动车感兴趣?
下一篇:在小乡镇小县城更适宜推广低速电动汽车

相关新闻

精彩推荐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作者可以直接删除恶意评论、广告或违禁词语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